中国大使在阿国会就金砖国家合作发表演讲

阿根廷参议院17日举行“全球新秩序下的金砖国家:机遇及挑战”主题研讨会,中国驻阿根廷大使杨万明应邀就如何巩固和深化金砖国家合作并促进共同发展发表演讲。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新华网布宜诺斯艾利斯11月17日电(记者叶书宏 赵燕燕)阿根廷参议院17日举行“全球新秩序下的金砖国家:机遇及挑战”主题研讨会,中国驻阿根廷大使杨万明应邀就如何巩固和深化金砖国家合作并促进共同发展发表演讲。

进入新世纪以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金砖国家”应运而生。经过近10年的发展,特别是其领导人会晤机制启动5年多来,金砖国家已经成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带动全球经济增长、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的重要力量。

杨万明指出,在当前世界政治经济背景下,“金砖国家”的重要性和活力不断增强,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即机制建设日臻完善,金融合作成为核心以及多边合作机制不断增强。

杨万明提到,在今年7月召开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上,初始资本1000亿美元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资金规模同为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基金正式成立。

“这是发展中国家首次自主创立的多边金融机构,金砖合作从概念向实体迈进,不仅有利于拉紧金砖国家间的经济金融纽带,为开展实质性合作提供资金支持,也将为包括阿根廷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打造金融安全网络,更好应对国际资本流动风险与金融动荡冲击”,他说。

目前,金砖国家人口占世界42%,国土面积占世界近30%,经济总量超过全球的21%,对外贸易总额超过全球的16%,外汇储备超过全球的42%。过去10年金砖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0%。

杨万明说,当前全球仍未摆脱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国际社会期待金砖国家保持发展势头,继续为全球经济复苏发挥引领作用。为此,金砖国家应当努力把政治共识转化为合作成果,把各自优势转化为发展合力,把金砖力量转化为对外部环境的塑造力。

杨万明说,金砖国家资源禀赋、产业结构、市场需求和发展道路多样性强,但均面临推进城镇化建设、缩小贫富差距、深化改革等艰巨任务。各方应在建设现代治理体系、探索可持续发展道路等领域凝聚智慧、分享经验,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杨万明说,随着自身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金砖国家在未来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中将占据更主动地位,有责任为塑造公平公正、互利共赢、包容有序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发挥更积极的建设性作用,扩大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重大全球性议题上的话语权与规则制定权。

当天的研讨会由阿根廷副总统、参议长布杜主持。巴西、印度等国驻阿根廷大使或外交代表、阿根廷国会议员和专家学者约100多人参会。

习母亲往事李克强谈价格改革沪港通乌鲁木齐至北京高铁三大核电项目央企薪酬改革美日澳深化军事合作枭龙战机清理违规水电附加费学区房就近入学河南检察官开矿牟利山东寿光食品厂火灾习会见巴西总统政府每年让利400亿四川坠机疑似歼-10

阿富汗14岁少女教师获国际儿童和平奖提名

9月21日,国际儿童和平奖在网站上公布了今年的3名获奖者提名,其中包括阿西莎。这一奖项由荷兰儿童权利基金会为致力于和平事业的儿童所设立,希望那些获奖孩子所维护的儿童权益内容可以得到世人重视,让获奖孩子可以为那些没有话语权的孩子说线日公布。

在得知获得提名时,阿西莎没有十分兴奋,反而多了一份平静。她告诉记者,自己并不在意是否获奖,更想今后能为阿富汗儿童多争取一些权利。

阿西莎说,她并非想出名,只是因为生活在同样的社区,经历了同样的苦难。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才想为这些儿童奔走疾呼。

“我知道自己获得提名,也知道马拉拉为巴基斯坦儿童做了很多贡献,但是我就是我,我不想成为别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获奖,我的生活到目前并没有因为提名而有所改变。我只想今后能为阿富汗儿童多做一些事情,多争取一些利益,”她平静地说。

除了帮助当地儿童,阿西莎还为改善社区生活环境奔走。记者在社区里看到,许多妇女在一条白色水管前排队打水,虽然水流很细,却提供很大便利。

阿西莎告诉记者:“以前这个社区的人用水很不方便,政府也不在意这里的居民。很多小孩子一大早就要拿着水桶一趟一趟地到远处提水。我和社区里的其他人多次找到城市发展部和难民管理部门协调,费了一番周折后,他们才同意给我们引一条自来水管。”

对于世界许多国家的儿童来说,上学读书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不知道,在战火绵延的阿富汗,人们需要付出鲜血乃至生命的代价,从而捍卫儿童和女性的受教育权利。

这就是14岁阿富汗少女阿西莎被称为“阿富汗马拉拉”的缘由。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为坚持女孩上学的权利,遭枪击,但最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阿西莎为贫民区的孩子上课、为贫民区争取到自来水供应、为贫民儿童注册上学,她需要向人权组织和阿富汗议员寻求帮助。

人们的惊异,或许来源于知之甚少。阿富汗文盲率超过百分之七十,是世界上最为盛行的几个国家之一。因此,女性,尤其是女孩的权利遭到习惯性的漠视与侵害。

统治时期,这种不公正的社会倾向加剧。女性甚至不能单独出门,即便去市场买菜,也需要至少一名男性家庭成员陪伴。在这种背景下,谈论女性就业和受教育,无疑是一种奢侈。

倒台后,情形发生好转。女性权益起码在法律条文上得到明确。然而,已然形成的习惯定势不易改变。这个国家的不少地区还在坚持极端主义的控制中,更大面积国土处于社会文明程度极其落后的乡村和山区。女孩教育普及程度甚低,战乱和冲突也使这方面的调查无法开展,缺乏精确的数据。

在一些地区,女子学校被投毒,上学的女孩遭到殴打甚至杀害,这样的新闻并不鲜见。因此,阿西莎的勇气和善举显得尤为难得,为这个国家的未来注入更多希望与力量。(赵乙深 张宁)(特稿·新华国际客户端)